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等待一個偶然

其實,水沒有消失,它溶入了咖啡之中,並成就了咖啡;火,也沒熄滅,它在咖啡因裡,繼續燃燒,那迷濛繾綣的白煙就是明證;而我們最最希望的是,時時刻刻潛藏在心靈深處伺機蠢蠢欲動的孤獨與躁鬱,也能被濾了下來,就只剩濃香與喜悅、甘美與清醒,沉澱於靜定的汁液裡,好讓我們與初春的夜一起淺酌低唱,徐徐嚥下,又徐徐呼出,吐納水火交融後的歡愉,就在油車店澄明的月光中…… 我幸福地喝著的咖啡。自從工作室搬來油車店豬舍後,經常可喝到生群煮的咖啡,他擅長虹吸式煮法,農曆過年前,添購了一台吃瓦斯的咖啡專用爐,取代原來的酒精燈火,或許少了些浪漫,卻方便於火候的控制,而我那原有的美式咖啡機因此常為煙塵所封,孤獨了些。 但是,它不會真正孤獨的,生群沒空時,我偶而也會給它一些溫暖;其實,沒有一樣東西是真正孤獨的,孤獨是人類特有的病癥。 我孤獨嗎?是的,若我們承認每個人的生命都是獨立的個體,那麼人,就是孤獨的存有,那繚繞在人群擁擠中無枝可依的眼神,那午夜夢醒時分眼角殘留的濕潤淚痕,甚至那迴旋在咖啡杯裡模糊的面容,都是孤獨的身影。詩人楊牧說:「孤獨是一匹衰老的獸/潛伏在我亂石磊磊的心裡……」是的,不管貧富貴賤,無論昏庸聰敏,我們遲早要面對自己形單影隻的真面目──一隻猙獰的野獸,牠伺機要吞噬我們自以為是的笑容與了悟,隨時要摧倒我們用沙粒堆起的幸福城堡。 我是孤獨的,我必須如此坦承,在人生的道路上,我盡選擇一些一般人不願意做的事情做,我不是自命清高,而是心甘情願,心甘情願走上佛洛斯特在生命地圖所標示的那條人煙稀少的小徑。 其實,我的孤獨,行經風雨飄搖的苦悶年代,也行經生死澈悟的千劫百毀,早已不是一匹面目猙獰的獸了,它已蛻變為一隻我臆想不到的蝴蝶;對於孤獨,從原先的畏懼,探索,然後與之和平共存,到現在,孤獨竟變成在虛妄嘈嚷生活裡的一種至高無上的享樂。唯有真正的孤獨裡,人的心靈才能跳脫宿命的牽扯,享有絕對的自由…… 我靜靜地啜飲著咖啡。沒想到,就這樣過了五十個星期五的夜晚,是的,我們共同約定的咖啡時間,到今晚剛好滿一年。時光,悄悄地隨著咖啡的芳香消逝了,而我們愉悅地沉浸其間,卻喝出什麼樣的人生況味呢? 我與國閔、生群三個大男生,今晚不知怎的,竟然聊起當兵時的瑣事,而我在談論的當兒,竟然也可以隨時抽離彼情境,優游於孤獨之間,只要我的唇輕觸咖啡的汁液,當下就可與內心的我交歡。或許,咖啡已是我生命的一種解藥吧。至於是否談論出什麼,已經不是那麼重要的了。 油車店的夜,漸漸籠上薄霧,豬舍昏黃的燈火,有點闌珊了。遮簾外,淡淡的月光游移在深深的迷濛中,我雖看不見春天,但我知道,我們正徜徉在春天的懷裡。 我們的工作室,目前的確遭遇到某些困境,關乎教育,關乎文化,家鄉彰化,大環境的種種似乎漸漸在惡化。我藉著杯裡最後一滴咖啡,向朋友們傳達了我的憂心。 唉。我不該嘆息吧,咖啡是深黑的,裡頭本來就包含著許多不可見的質素,誰知哪天我們會泡出什麼樣的東西來?就像春天,浪蕩在大自然的懷裡,只要一個偶然,就會遍地開出萬紫千紅的花朵啊。 我就佇在幽深的咖啡裡,等待一個生命的偶然。 (2006/2/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