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低吟的陳有蘭溪

驅使我們要不斷推石頭上山的是什麼呢?是的,就是生活──我們終日勞勞碌碌的工作,為了家庭、孩子、車子、房子、面子、甚至衣櫃裡那永遠少一件的名牌衣服,以及一個與別人大同小異的虛妄的未來……這就是生活的總合嗎?或許,生活本身就是一顆巨石吧。當我們被巨石壓得氣喘吁吁,在暗夜裡無助的角落低泣時,才赫然發現,給我們生命的上帝,才是罪魁禍首!但,我們竟只看到祂低垂的眼神說,我們都是罪人,才被放逐在人間…… 這是上帝的無情;也是上帝至極的愛。祂為生命指出唯一一條解脫的道路…… 終日在群山中吟哦的陳有蘭溪,不也是這樣日復一日、重複再重複潺潺地流淌嗎?她何曾嘆息?又何曾低泣? 一星期了,油車店豬舍裡悸動的酒精早已渙散,我的老友也回到北台灣的工作崗位,繼續忙碌生活,但此刻仍在我唇邊輕漾的,是那越陳越濃的情誼,二十年了,人生有幾個二十年?人生又有幾個朋友,可以在深山暗夜裡共同傾聽一條溪河的生命?想念,是生命必要的元素;咖啡,從滴漏中汩汩湧出的汁液,就是以最想念的姿態,回報人的恩寵與疼惜吧。 今夜,我的咖啡煮得有點濃,一星期了,依舊在我的血液裡奔騰的,盡是陳有蘭溪的低吟,她低吟著一段愉悅與記憶…… 天,剛亮,微微的曦光,穿透濛濛晨霧,剪出了山的形狀,遠近交疊,宣告新生一天的到來,陳有蘭溪從來沒停止過低吟,細細悅耳的鳥鳴,不時地加入合唱,風也吹起了動人的樂章,我們好逸惡勞的骨頭與堅硬的地板奮戰了一整晚,雖然有點酸疼,我們仍微笑地起身,迎接山林的早晨。 就當我們在山屋前吃早餐時,眼前高高的樹梢飛來一群鳥兒,粗略估計約有十幾隻,經過了漫長一夜,我餓荒了,本想先填飽肚子再說,沒想到那鳥開始自在地唱起歌來,我才猛然警覺到那是不一樣的聲音,遂趕緊放下麵包,拿起望遠鏡仰望,由於是背光,顏色不是那麼清楚,只見黑黑一坨鳥形,模糊的嘴怪怪的,看不清輪廓,而嘴下卻長有一點白斑,但直覺就是想不出牠的名字,本來以為是灰鷽或褐鷽,最後還是欣蕙先認出牠來──黃羽鸚嘴!還好,陽光稍稍地挪移,牠的身分終於被確認。這是我看鳥十多年來第一次與牠相見,是我的新鳥種紀錄,雖然我已經沒有了菜鳥時那樣的驚喜,但還是掩不住興奮。我的朋友們,當然也是第一次,只是他們才剛開始賞鳥,還不知道興奮,黃羽鸚嘴,是出現在中高海拔不普遍的留鳥…… 此行,我們主要觀察的對象是鳥,我總不斷地努力嘗試,讓我的朋友們也能進入觀鳥的世界,藉此,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好,看看我們的島嶼,最動人的所在,我相信,有了陳有蘭溪的指引,我們就不易迷失生命的方向;在現今意識形態對立的社會氛圍,有時,受傳媒的影響,大家的形體經常不自主地迅速萎縮成一隻憤恨的嘴,只是爭吵與雄辯,何時曾靜下來,好好面對生養我們的母親大地;愛,不是長在口中,而是蘸著汗水與淚液,用腳慢慢在荊棘中踩踏出一些軌跡,即便落葉要沾著我們的鮮血…… 我們沿著陳有蘭溪緩緩前行,越走進八通關的深處,那美的神秘靈魂,在清風裡,在枝梢間,在落葉參差的間隙,在藤蔓細語的浮光中,一不留意便全然洶湧而出。我們放輕腳步,專注於鳥的搜尋,其實意外的收穫總比鳥更多,一株鮮紅卻帶著幾片翠綠的楓香乍然出現在我們的頭頂,冬天的身軀裡,竟暗藏著春天的影子,奇妙的隱喻與指涉,讓人出神不已;我也看見混生在林間的紅毛杜鵑,花苞在新生嫩芽的簇擁下,漸漸濕潤,漸漸鼓脹…… 低吟的陳有蘭溪,繼續低吟著。我們的腳,亦步亦趨。低吟……是生命的梵唱,大自然的冥想,單調規律的節奏中,彷彿有恆定的了悟──我恍然瞥見,那輕蕩在山谷間邈遠的回音,在虛空中盤繞迴旋後,終於變成一串均勻的鼻息,悄悄地落在一位交疊趺坐的老僧,的低眉凝視中。 頃刻,一些可愛的精靈,驟然躍上了我們的望遠鏡,繡眼畫眉、山紅頭、棕面鶯、黃山雀…… (2006/2/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