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陳有蘭溪的低吟

然而,止不住的興奮與惶恐,錯綜交橫成複雜的情緒,不停地自心海洶湧而來。上次重裝徒步旅行,是兩千零二年的初春,主要目的地是瓦拉米古道,從花蓮的南安進入,那是屬於八通關古道的東段;而這次,走的是八通關古道的西段,從南投的東埔入山,其實,這段我十年前攀登玉山時早已走過,之後,也多次輕裝走到雲龍瀑布,只不過,不一樣的是,這回又重裝行動,當然是想緬懷一下當時與八通關初識的情味,也順便測一測自己的肩膀,是否還能挑得起年輕時的理想與熱情? 由於此段,從登山口一起步就要面臨陡坡的挑戰,因此走沒幾步路,懊悔的心情馬上就來了,「揹那麼重幹嘛?輕裝行動不就輕鬆愉快了嗎?」不過,這個妄念很快消失了,之後,我便可以開始在汗水中咀嚼苦行的甘味;其實,讓我妄念邪思煙消雲散最重要的因素是:此行我是當領隊,帶領著工作室伙伴上山。一決定這次活動的當兒,我已沒回頭的空間了。是的,我是故意的,為自己設下一個無可救藥的陷阱,我知道,人的身體若安逸習慣,靈魂就容易渙散,何況在紅塵打滾久了的心必污濁不堪,我需要,甫告別晨星的雲霧繚繞過的山巒與溪河,洗滌一番。 雲龍之前,景物我太過熟悉,我只埋頭於攀爬,一步一步踩著我的汗水前進,望遠鏡已識相地暫放背包,無暇賞鳥,但偶而我仍聽到「啊啊」叫的巨嘴鴉,途中,也在青剛櫟枝梢看見兩隻壯碩的橿鳥。雲龍過後,因要辦理入山證,已無一般吵雜的遊客,古道那種清幽深緲的氛圍,才慢慢自山谷中襲來,而我頃刻張開身上所有的孔隙,猛然地吸啊吸,我在尋覓十年前軼散在古道上的青春氣味;我的眼,也不斷地張惶著,它也在枯葉間搜尋往昔掉落的炯炯目光……啊,陳有蘭溪低吟細唱的,依舊是十年前我聆聽過的心事嗎? 一片枯黃的楓香,凋落在我眼前,算是一個了然的回答。我們宿營的地方,樂樂山屋,因為水源不穩定,所以事先已決定在雲龍瀑布順道取水,以免再往回走,而我們做自然觀察的重點是在樂樂山屋後的古道。因此,雲龍之後,我的背包裡又多了一千五百CC的水,真正的重裝行動才正式開始。 這樣的腳步會更踏實吧,我暗暗想著,對於我最愛戀的一條古道,加倍汗水的澆灌,才會深刻彼此的記憶,而陳有蘭溪的眼淚也會因此源源不絕吧。潺潺的陳有蘭溪,在層巒疊嶂間向玉山北峰切割而去,又自玉山北峰滾滾而返,然後向西匯流許多支流成濁水溪後,奔入大海。我不由得想著她的前世今生。啊,她是島嶼心臟,最悸動的血脈;也是我靈魂,最深層的年輪…… 夜晚,我們關掉手電筒,一同坐在山屋前的木樁,細細聽著陳有蘭溪的低吟,與島嶼的心跳;而他們,也聽到我的心事嗎? 夜,真的是一片漆黑,這裡沒有一點人為的光害,我們溶於黑中,彷彿也聽到夜的喘鳴,千萬年來,時間的滴答,從亙古的亙古,穿越幽邈的幽邈,一路鼎沸起來,在這條無始無終的歲月之河裡,我到底是誰?我又真正在哪裡呢?這無始無終的追問,似乎要永遠追問下去。 一朵流雲緩緩飄過,擦亮了天空,啊,夜,並不是真正的漆黑,躲在樹影枝梢的弦月,微笑了,笑出一個春天的樣子;順著笑容的方向,繁星點點,瞬間一盞一盞睜開了迷濛的眼……霎時,草叢裡一陣窸窣聲響,驚醒了我們,我們瞥見,松鼠之類的小哺乳動物的身影,也在黑夜裡畫出了交錯縱橫的幸福路徑…… 大自然帶來的那些無以言說的幸福與震撼,依稀閃在豬舍昏黃的燈暈間,我們坐在油車店的夜裡,回味著前日在八通關古道的種種,無疑的,這是國閔他們一次難忘的經驗,我們都知道,今晚的夜,光靠咖啡,是無法消磨在古道上汲取的滿滿感動;我的老朋友美崇,帶來了一瓶好酒,要讓我們和著咖啡因的血液,也模擬陳有蘭溪的低吟,蜿蜒出一曲動人魂魄的歌…… (2006/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