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遍灑綠葉上細細碎碎的陽光

當然,這是我耽溺紅塵的視線;或許應該說,是人無可救藥的執相。其實,那歡喜哀傷的底蘊,鋪陳著是無始無終的律動,簡單的節奏,沒有激升,沒有沉降,只是緩緩的前行,像一條低吟的小河,訴說著一段平淡無奇的故事,我們都是主角,但也都無關緊要,隨時皆可自故事中抽身而去,或者,乾脆就變身為那條小河,映照著自已的本來面目,也映照著歲月天空,一輪永不沉墜的明月。 陽光也灑滿了老舊的石綿瓦棚…… 那天,學校期末考下午,難得的悠閒,我獨自去吃一餐有咖啡的午餐,餐後,我一邊緩慢地啜飲著咖啡,一邊望著玻璃窗外的熙熙攘攘,想從人們的匆忙中尋找稍縱即逝的悠閒,怎知,咖啡因發酵後,我總是看到自己被人車輾碎的臉。我知道,那是虛像;窗外的人,看到被囚禁在玻璃裡的我,也是虛像;那沉潛在咖啡杯裡怔忡的投影,才是實像呀。 我重新找到自己後,就直接來到了油車店。我們飲咖啡的豬舍,還有許多地方待整理,彼時生群剛好也有空閒,我就約了他一起工作。就在我們經常促膝長談的上方,有兩塊破裂的石綿瓦,我怕它哪天想不開就率性一躍而下,那是會頭破血流的,所以,我們決定先用塑膠布,五馬分屍式的拉開,平行襯在瓦下,萬一真的掉落,也會像雨一般滑到牆外。這是我的如意算盤。其實我早就發現瓦片有裂痕,只是還沒想到解決的辦法罷了。 而後生群有客人來訪,先離開了。接著,剩下我與豬舍獨自廝摹。我當然不會介意他的離開,因為我已習慣與孤獨相處;也因孤獨的緣故,反而更讓我能在凝視的片刻,細細品嚐其中的滋味,我的眼,似乎變得更銳利,常常可穿透物體的軀殼,直視本心;我的思維,也漸漸清晰起來,腦海裡不斷地重組週遭的景物,試著將它們變成有意義的裝置。 意義形成的過程,其實就是寫詩的過程,裡頭有掙扎,有喜悅,也有靈魂燃燒的暗香…… 這舊豬舍,往昔用及膝的紅磚隔成三個小空間,其中兩個,包括我們飲咖啡的地方,大致已清理完畢,只剩靠南邊院牆的那個還堆著雜物,乍看之下,頗為髒亂──那是我那天創作的主要場域。「創作」,是藝術化的說法,當然也是我的自圓其說,在別人眼裡充其量我只是在「整理」。但我知道,當勞動沒有特定功利的目的時,就不再是一種苦役,它將變成一種修行;倘若又將它提升視為藝術創作,那頃刻即蛻變為一種生死纏綿的狂喜,狂喜過後,污濁的心會更澄澈、了然,如同那灑在綠葉上細細碎碎的陽光。 當然,整個豬舍裝置離我認為完成的階段還有一段距離,也可能,永遠沒有完成的一天;因為每個藝術作品或每首詩,若沒有與觀賞者的眼睛,靈魂相遇,都是一種未完成的狀態吧。 完成,或未完成,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真切切整理了一個空間,也整理了一些糾結的心情,我生命中的片刻,曾歡喜自在地停佇在油車店冬日充滿陽光的午後。 星期五的夜晚又來臨了。我的朋友們,此刻和往昔一樣,聚集在豬舍裡飲咖啡、聊天,我們也與往昔一樣,各有自己的心情、自己的喜怒哀樂。 咖啡香味越來越濃了,他們之中開始有人發現,夜氣瀰漫深處,有些不一樣的改變;他們發現我的「整理」了。但我相信,他們一定還沒發現我的「創作」,也不會知道,在整理的過程,我不捨地把一隻綠色肥大的蝴蝶幼蟲,移到牆外的樹枝上,然後,兀自看著自然生命的蠕動與掙扎…… 當然,他們更不會知道,也不可能看到,那天冬日暖暖的午後,遍灑綠葉上,細細碎碎的陽光…… (2006/1/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