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凝望

我大概永遠無法忘記望鄉,這個美麗的部落。這天,是兩千零六年的第一天,我在睡夢中不知不覺已跨越了舊年,凌晨三點半,我與欣蕙翻山越嶺摸黑來到了望鄉,為了迎接新年照耀玉山山頂的第一道曙光,沒想到來早了,整個部落還在沉睡當中;本來還有點懊惱,心想或許可在被窩裡多睡一會兒,誰知因緣際會就看到了部落沉睡在星空下動人的臉龐,是啊,好像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剎那間我感悟到人世間的悒鬱似乎真的是多餘的,感謝造化的恩寵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與心情去抱怨與妒忌,去仇恨與憂煩。 燈火,稀疏闌珊,點點如螢閃爍在黑夜中,街路灰濛濛的臂彎,正擁著部落酣甜的鼻息,而耶誕的燈飾仍沉湎於歡愉,微微地眨著眼;教堂的十字架,伸長了頸項,仰望著芎蒼,誰都明瞭,那是慈悲的祝禱,為地上勞勞碌碌的人群日以繼夜的祝禱。 雞啼了。但部落仍沉睡著。遠處,蜿蜒在陳有蘭溪溪谷的燈火,也閃耀著,只是光芒褪了些,霎時,一條巨大的銀色游蛇漸漸自山谷中現身,東方夜空裡眾多的星辰,在流雲的掩蔽下紛紛逃竄,於是,山的稜線越來越清晰,重重疊疊的護佑下,玉山的主峰才羞羞澀澀地升起;剛開始我還猶疑著,不敢確認,直到那微偏向左凹陷的輪廓,也漸漸浮現……啊,那是島嶼的眼睛,千萬年來,深情地凝望無邊奔騰的太平洋,正如同此刻我凝望她的眼睛。 有一天,我會再度走向玉山的懷抱…… 我在心裡暗暗許諾著。邊喝著咖啡,我邊告訴生群,欣蕙已將玉山新年第一道曙光貼到部落格上,少上網的他,或許有一天會從那燦爛的光芒中看到我的許諾吧。今晚,強烈寒流又來襲,這回沒上次幸運,最低溫,正不偏不倚地落在油車店的星期五,所以,咖啡喝不到兩口,馬上就成了冰咖啡,我們的塑膠遮簾,不時地波濤洶湧,香氣還未凝結,就被北風吹得渙散了。平治老師,竟也冒冷趕過來相聚,與我們一起促膝取暖,他告訴我們他的部落格弄好了,這對台文界來說,也是一股暖流吧。我兀自看著他那老而彌堅的眼神…… 或許他們不知道也不相信,都快一星期了,我的心在出神的當兒,總還時常凝望著望鄉的玉山。那天,太陽就從玉山主峰的左側山脈上竄出──在此之前,先是一抹斜斜的彩光,像是不經意的一痕水彩渲染,漸漸暈開、淡化,而後一道一道的炫光,慢慢地向右射向玉山頂巔,山與山之間的雲霧,因光線的穿透而不停地變化著,層層疊疊,不斷地交錯且往下延伸,最後連迷濛山巒裡的楓紅都一覽無遺,我們用直覺已可精密算出太陽升起的位置。果然,一個不留意,它就猛然冒出頭,光芒四射…… 這過程,足足兩個鐘頭。一隻早起的林鵰,也在日出的山頭盤旋了一會兒,隨即又隱沒,或許是個儀式,或許是個欲言又止的隱喻。 太陽出來了,天上的星辰,都返回黑夜了,明亮的空中,只剩一彎淡淡微笑的弦月。部落的行人,漸次熱絡起來,連平地賣衣服的商車也開上山了。 我的雙腳有點酸疼,眼睛也疲憊不堪了;但我的感動,仍懸掛在望鄉的天空,凝望…… (2006/1/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