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耶誕節的鈴聲

年,漸漸接近尾聲了。一波接一波的寒流,催得山上的楓葉都紅了臉,也催得合歡山白了頭,早冷的關係,梅花都還未開盡,偶而稍稍回暖,有些櫻花受陽光的欺瞞,竟紛紛綻放開來,她們楚楚可憐地,遍尋不著春天的蹤跡,鈴鐺似的花朵,隨風招搖,搖呀搖呀搖,不解風情的冬天,還是冬天,依舊嚴寒。 我慢慢禁不住寒冷,只好寫詩來取暖。用母語書寫的詩,最最溫暖,我隨時隨地,心裡吟哦著,在白天,在夜晚,在寒風中,在被窩裡,在無聊的升旗典禮上偶而發呆的片刻,我也吟哦著,看否能夠吟哦出一句春天,甚至一片愛情……用母語寫戀歌,不僅僅有溫暖,溫暖裡更有一絲絲淡然的笑容,吟哦中,我總禱告著,詩句是母親的懷抱,是土地的胸膛,是島嶼的血脈,讓我千年以後,孤寂的靈魂還能抵擋無情的霜雪。 油車店的空氣,隨著夜的深沉而悽冷,生群穿起放在桌旁的大衣,而我只是縮一縮脖子,有時抖抖身上的塵埃,先前戰慄的景象不見了;只見冷風不時吹動著塑膠遮布,但無論如何地吹拂,都僅止於我腳下,我暗自得意,沒人知道我,已經在背包裡偷偷藏著一首,剛寫好且吟哦過的台語情詩。我知道,冬夜裡,光靠咖啡是不足以禦寒的…… 不知怎的,今晚一開始我們就談著紛紛擾擾的政治話題,國家認同的錯亂,仍是島嶼目前最大的危機,我們憂心忡忡著。國閔與他太太淑嫚帶著蛋糕來,我們的談話更加熱絡了,當然不是因為蛋糕的緣故,而是長期參與政治活動的國閔,對此總有滿腹的感慨與牢騷,一打開話匣子,就難以停止。 聽著聽著,有時我竟因靜默而出神了。我想起,今天學校的越野賽跑。吾校自成立以來一直有個傳統,就是在每年年終,舉行越野賽跑,它已成為校友共同的記憶與期盼,幾年前,一位胡作非為的校長竟把越野賽取消了,結果觸犯眾怒,引來校友們的非議;但在他任內,也同時把操場謀殺了,弄得每次運動會都要翻山越嶺到國小借場地,沒操場已經近八年了,而校友們卻不聞不問,學生沒操場使用,學習有了重大缺憾,也沒人在意,反正這樣才更像補習班……沒操場之故,以致學生體力大不如從前,因此越野賽跑,從以前的十公里退化到現在的三點五公里,根本不像個越野賽跑,連這個,吾校最後的精神堡壘,也隨著升學主義的氣息「形式化」了,豈不悲哀? 雖說如此,吾班小孩,今年竟跑出好成績來,男女生組,均獲團體第二名,讓我心裡著實歡喜,他們是有實力的,之前只是有些人懶懶散散,不夠用心,所以我歡喜的,其實不是成績,而是他們願意用心了;用心,才是珍貴的,我知道他們是經歷過許多內心的掙扎,也經歷過教育體制的歧視與不友善,我更知道要從別人的摒棄中重新找回自己青春的信心,是多麼困難的!所以我的歡喜裡,有著深深的不捨,與疼惜…… 他們,漸漸長大了;但校園裡貪婪無知的大人們,卻永遠長不大。 聽著聽著,我又隱約聽見飄散在風中耶誕的鈴聲,細細微微的,叮叮噹,叮叮噹……真的是鈴聲嗎?還是,那早春櫻花,隨風搖曳的聲音?抑或,是躲在我背包裡的詩,不甘寂寞的吟哦…… 啊!不管是什麼良善的聲音,利慾薰心的人是聽不見的,他們甚至都不知道,當慈悲死了之後,果報,就悄然開始。 叮叮噹,叮叮噹…… (2005/12/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