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長夜已過

鬧鐘響了。不知道天亮了沒?掙扎了一下,我知道該起床了,瑟瑟縮縮拖著惺忪的睡眼到學校去。聽了同事說,才知道原來此時此刻氣溫仍不到攝氏十度,難怪會這麼冷,看看桌曆,啊,昨天正是冬至,名副其實,最長的一夜! 最長的一夜,終於過去,陽光出來後,漸漸回暖。我吃了一些稀飯,身體的機能,好像慢慢恢復正常運轉…… 夜晚又再度降臨。我與朋友們躲在油車店的豬舍裡,還好,我們早有防備,透明的塑膠遮布上,泛著白白的霧氣,在昏黃燈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見,那是我們抵抗嚴冬的氣息與標記,也是我們理想昇華的明證。當然,裡頭也浮沉著在熱爐中翻滾過的咖啡因,以及豆子粉身碎骨、大死之後的芬芳。 縱然腸胃仍未完全健壯,猶豫之後,我終究敵不過咖啡的誘惑,凝望了一下,我慢慢開口淺嚐著那神秘的黑色汁液,讓一滴一滴的芳香滑入喉頭,然後暈開,內心暗暗的禱告,也隨之而起…… 無可避免的,細細微微的憂鬱,在燈暈下游著;但今晚毋寧是歡喜的。國閔帶來了兩位新朋友,謝孟霖先生與他的姊姊雅情,他們一直從事著幼兒教育工作,也是教改的關心者,會與他們結緣,是因為「國中教育正常化」的連署活動,謝先生是位連署者,當他遞給我名片時,我一眼就認出名字來。他依網站的地址,遠從彰化找來,因我咖啡聚會的地點仍未改為油車店新址,害他一路跑到經口村去,還好國閔在家,否則就是罪過了。 在教育場域裡,每每發現有人走在相同的路上,都會讓我興奮莫名的,何況他們在此寒風颼颼中親自來訪,冬天裡還有什麼比此更溫馨的呢? 我發現他,很健談,見識也廣,對我所關心的環境惡化問題與台灣永續發展的思考,他都有深刻的認知與見解。例如,彰濱的火力發電計畫,終究是個污染工業,他認為,台灣的太陽能,依舊是未開發且最具優勢的處女地。是啊,熱帶的島嶼,日照如此充足,而我們卻讓陽光在我們面前白白蒸發…… 我告訴他說,在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時,我在<柳河>社區藝文報的發刊詞上就寫下對新政府的期待:國土重新規劃!我們的島,經過歷來諸多外來政權的蹂躪後,已滿目瘡痍到慘不忍睹的田地,唯有暫停開發腳步,屏除人貪婪之心謙卑地與大自然重新對話、溝通。該山的,還給山;該海的,還給海……無奈,我失望了。 而國民教育,也是另一片國土啊!我看到她仍舊沉淪在「升學主義」、「形式主義」與「管理主義」結合而成的深淵,重視考試,不重視學習內涵,重視成績,不重視教育過程,成千上萬的小孩都在表象的「分數」上競爭,從來從來沒有好好親吻他們生死於斯的土地,他們在大人們所形塑的標準上虛晃、飄蕩……無奈,新政府似乎品嘗到權慾的滋味,繼續讓教育與土地脫節,甚至連最本的民主價值都岌岌可危。 環境的問題,歸根結柢,究竟還是教育的問題。一個不正常的教育體制,怎能培養出一個有正確環境觀念的人呢?對自已生活週遭環境不了解的人,也就不可能去愛惜環境。我們的島,就在眼前,就在腳下,就在我們的呼吸之間,但從來從來我們就視而不見。夜越深,越談似乎越看不到台灣教育的前景…… 但,最長的夜,已過。看到孟霖先生眼裡依稀燃著理想的火,我們哪有悲觀的權利?只是,受傷的心靈需要撫慰。所以,我打算利用年假的兩天,與生群、國閔、欣蕙他們一起奔向山林,我們要深入八通關古道,去一去身上文明的腥羶,看一看島嶼的壯闊、島嶼的美;我們也將在漆黑寒凍的山屋裡,伴著陳有蘭溪的低吟,一起諦聽島嶼千萬年悸動的心跳…… (2005/12/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