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曾經溫熱過身體的暖流會長存心底

夜,似乎因此越來越涼了,我坐在油車店裡,透著迷濛的塑膠遮棚遙望天際,斜斜的夜空,被院落的屋脊支撐著,風輕輕地吹,那映著燈火的藤蔓彷彿攀上了星辰,準備享受一生一世尊榮般的驕矜。 我的咖啡冷得好快,才啜飲幾口,熱氣散盡大半,再一不小心輕微搖晃,便已然冰冷。但我心裡仍感到溫暖。 這星期最高興的事,莫過於認識一個人,他叫做高正忠,是交通大學環工所的教授。會認識他,是由於他在報紙發表的一篇文章,文章內容是關於芬蘭教育改革前後的狀況,並與台灣目前的情形做對照。 對於芬蘭的印象,我與一般人一樣,只知道她是個高福利的國家而已,直到看到高教授大作後,才知道這陌生的國度目前竟擁有多項「第一」:國際競爭力第一、政治透明度第一、文字能力也第一。更令人訝異的是,造就芬蘭成功的因素,竟是:「投資及改善教育,且成功的轉型為知識經濟」。 這與我對台灣長久以來的期待,不謀而合。我因此而有些興奮。在教改的路上,我總是踽踽獨行,沒想到,芬蘭教改成功的經驗,正是我此刻要追求的目標,這證明,我的理想並非不切實際的幻想;更何況此時我正在網路上進行「國中教育正常化」的連署,「芬蘭經驗」的出現,帶給我的,不僅是莫大的鼓勵而已,更重要的是,讓我再一次確認我百般掙扎後所選擇的方向是值得努力的。 「芬蘭以往的教育也是實行學生分班,以考試為主,但有感於要應付多元的新世界,已不能再用舊的教育模式,因此改為以學生學習為本的教育,且真正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的平等教育,結果非常成功。」 以考試為主的學習,正是台灣國中教育的現況,還好能力分班的惡夢已漸漸遠去,雖然許多校長等保守勢力極力想復辟,雖然現在也還有許多隱於「特殊班」的升學主義餘孽,但至少,常態編班的法律地位已取得,這也等於取得了正當性。至於「以學生學習為本的教育」,其精神,不就是我「國中教育正常化」連署的訴求嗎? 「芬蘭尊重學生的自主權,每個學生自訂學習計畫及目標,學生不必在同一時間做同樣的事。」 而我們不僅在同一時間要做同樣的事,也要穿同樣的衣服,考同樣的試卷,甚至說同樣的話(校長好!),我們習慣追求「大一統」的毒素一五一十地反映在國中教育上,什麼都要統一,連鞋襪也要統一,思想也要統一,用統一的標準去衡量,甚至去淘汰學生,但,生命是何其不一樣啊!難道,在大人們的眼中我們的國中小孩不具有生命嗎?你會聽見他們說:「這樣才公平啊!」這樣,真的公平嗎?而他們,真的追求公平嗎?若是,我們就不會看見,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在「特殊班」上將能力編班借屍還魂! 芬蘭學生寒暑假,不准出作業,也不能安排輔導課,而我們卻想盡辦法要強迫學生上輔導課…… 太多太多的感嘆,連標榜改革的政府,對教育都漠視或認識不清,我們還能企盼誰?我在寒夜中對生群他們發了許多牢騷,幾乎快把高教授的文章全都背出來了。感嘆之後,還是感嘆。而我們教育第一線工作者──老師,他們所關注的又多是自身的權益,如税的「課多少補多少!」或者是,跟教育內容幾乎不相關的「工會」組織等。 那我們怎麼辦呢?高教授給我回信中說:「多數也是由少數發展起來的!」是啊!我看著我的連署書,兩三天便有一個朋友連署,至今雖只有二十八位,但慢慢會越來越多,慢慢沒關係,只要這條路是正確的,溫暖也會越來越多…… 我怕冷的關係,在學校都是重裝備打扮,同事們常對我開玩笑,說我要去爬玉山。其實,玉山還好爬,他們並不知道我正在攀爬的是,一座人性權慾與罪惡堆砌起來的山頭…… 咖啡冷了,但曾經溫熱過身體的暖流會長存心底。夜越來越長沒錯,但是,冬至過後,夜,也會越來越短…… (2005/12/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