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7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麗繁華的夜

我抬起頭看,沒有半顆星子,只有急急奔走的流雲,它的喘鳴告訴我,台北的夜,依舊如此的燈紅酒綠,如此的笙歌不輟…… 是的,今晚我來到了繁華的台北城。其實,我一大早就從彰化出發了,此行目的是為了出席一場頒獎典禮,我的新詩,今年幸運得到了教育部所舉辦的文藝創作獎,是一個小小的獎,雖不足掛齒,但還是要來領,何況主辦單位已有誠意地給了公函。中午一下車,我獨自揹著大背包在熱鬧的街頭迷走,台北的路,幾乎都忘光了,依稀還記得教育部應距離火車站不遠,我穿越馬路,走到對面的新光三越,然後逐一看著公車站牌,怎麼找也找不到教育部,在這同時,我慢慢地回想過去記憶裡,這些中央機構群集的方位,環顧四周想找一張簡圖,竟也不可得;而我的邀請函只寫著地址:中山南路五號。不到最後關頭,我是不想問人家的,我想慢慢摸索,這久未造訪的城市,細細的,用腳踩踏一番,踩平最近島嶼因選舉所產生的躁鬱紊亂,順便藉此沉澱心緒,看看城市的人、城市的車、城市的建築,看看他們的喧囂與呼嘯,匆忙與冷漠。 走著走著,我來到了二二八公園,裡頭卻只有公園平面圖示,依舊看不到「中山南路」的字樣,之後,我發現了一家「人文咖啡館」,肚子也餓了,就進去午餐,心想,教育部應該在此附近吧,餐後再問服務生也不遲,說不定裡頭會有一些旅遊資訊才對,要不然叫什麼「人文咖啡館」。我點了一客義大利麵,結果什麼也沒發現,最後竟然在廁所前的桌子看到「國立台灣藝術教育館」的DM,那正是承辦文藝創作獎的單位,就在裡面我終於找到了「中山南路」;也因此得到一個訊息,那得獎作品正在該館的戶外藝廊展出,要不是時間不允許,本想順便繞到那邊去,看看我曝曬在台北驕陽下的詩體變成什麼樣子…… 我飲著熱咖啡,邊想著中午的蠢事,不禁莞爾。歌手繼續唱著他們的歌,我心不在焉,卻惦記著油車店的咖啡香。剛剛,平治老師才打手機來,問說咖啡的爐火是否有照常燃起,我說當然有,只是拜託生群掌壺而已,他忘記我今天要上台北。選舉前夕,太多太多的話題可以聊,無奈我不在,他們會不會覺得有點失望呢? 還好,台北的夜,四處有咖啡,我點了一壺熱拿鐵,不怕沒有足夠的香味與油車店連線。 星期五的夜晚,是週末的夜晚,熙來攘往的人們穿梭在我眼前,時尚流行的服飾,與臉孔,把這露天的咖啡座擠得滿滿的,彷彿所有的孤寂都可以在此找到彼此的溫暖與慰藉。舞台旁,一台機器不斷地製造肥皂泡泡,泡泡隨風不停地襲向人群,有的幻滅在人的身上,有的不待與人接觸隨即破裂在空中,有的一直一直飄向遠方,消逝於黑夜裡,不管命運如何,它們都在霓虹燈光的照耀下,凝結成五彩繽紛的夢想,飄啊飄啊,然後在歌聲的吹誦下,詮釋著如夢幻泡影的短暫人生。 我細細啜飲著咖啡,懸在眼前冰冷的鏡片漸漸霧濕了……高高的摩天輪,輕輕地轉動著,於是有了美麗繁華的夜;摩天輪,再輕輕地轉動、轉動,夜裡遂有了無盡的歌哭笑淚、愛恨情仇。這就是所謂的人間?而我們以為的幸福,就在這難以捉摸的夜裡流轉嗎?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我想起了金剛經的話語。 明日一早,我要揹著我的大背包,沿著一條未曾謀面的溪,走向山林…… (2005/12/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