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新河

悲慘的是,到了晚上那煙霧依舊在,濃濃的味道,把黑夜佔領了。我的窗不知要開哪一邊才好?而選舉的宣傳車,抓狂了,連我居住的小巷都不放過,來回不斷地穿梭,頻率之高,弄得我也快抓狂;污濁的空氣中,因浸染過度虛偽的謊言,而更污濁了。最近幾個晚上好忙碌,一方面忙著治療我不爭氣的牙齒,另一方面忙著寫關於教改的文章,並建立新的部落格,研究用如何的方式進行連署活動,所以睡眠不足,讓鼻塞更嚴重了。 或許,是秋末冬初吧,每每在這季節轉換時候,我的情緒就起伏不定,蟄伏於內心那隻莫名的蟲,就蠢蠢欲動;牠是隻執迷的蟲,對這島嶼愛戀太深。西元兩千零一年的秋末冬初,我的一股衝勁,就衝到教改的天空去了,直覺我必須為教育做點什麼,於是,忍著孤寂,連續兩個月的夜晚,一口氣就寫了一本「秋末冬初」,然後開始進行一些活動與連署,當然,我早已預料到最壞的結果,但我還是做了,因為我把它當成一場行動藝術,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對於生命,就叫做「藝術」。我這樣告訴自已。 當時我時常會想起,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在《藝術論》中的話:「它要努力於傳達人類共同的情感,它將要努力傳達人類友愛的精神,這樣的藝術才能被接納、被稱讚、並且傳布開來。」 而我所謂的「行動藝術」,是要傳播什麼呢?是一個希望?或是一個夢想?還是一點點自已以為的光亮? 沒有激烈的抗爭,沒有豐厚的奧援,就憑幾位朋友的祝福,我在徬徨猶疑中,默默行動。默默的腳步聲,當然,一溜煙隨即淹沒在物慾橫流、喧囂吵雜的台灣社會。但我相信,這島嶼會記憶著,有一個掙扎卻堅定的靈魂,在默默中淌下汗與淚,他信仰著土地,期待有一天終會澆灌出一朵花來。 又是秋末冬初了。這回,拜電腦科技之賜,我能以輕鬆使用它來進行我的「藝術」。創作,是藝術的生命,它讓我搖搖欲墜教育的理想得以再生,網路時代,不可思議的光纖,遼闊了創作的領域與意涵。我就這樣,定義再定義,詮釋再詮釋,利用想像空間維繫創作的能量,其實,真正讓我向前挺進的是,那閃爍在我的學生眼裡無邪的光芒…… 油車店的夜,仍舊閃著光。我們又煮著咖啡,品嘗著秋冬季節歲月遞嬗交替的清涼。平治老師帶來了一片CD,叫做「河」,那是島嶼南方一群年輕人的歌聲,吟哦著賴和的風骨與故事,你知道的,被尊稱為台灣新文學之父的賴和,就是我們彰化人,但他在病態的教育體制下卻進不了國中校園,家鄉的學生,竟與他形同陌路。好久好久前,我都還會利用時間在「之乎也者」的中國文學氛圍下,講個一兩個小時的賴和,這幾年,國中校園加速惡化,我連命題的權利被剝奪了,考試至上的價值下,學生不考大概就不太聽,講了其他太多,不明究理的家長也會抗議,「上課都沒講重點!」因此,我好久好久沒有講賴和了。那天,上到路寒袖的文章,之中有提到作者得過「賴和文學獎」,心血來潮,就講了一二十分的賴和。沒想到,不同的賴和,今晚就伴隨著咖啡的芳香,翩翩降臨…… 那音符堆積的河,也在台灣悲情的歷史裡閃著光。我們唏噓長歎的,還是我們的島。教育,與文化的許諾,在選舉的喧囂中,竟離校園越來越遠。 我告訴生群我的連署計畫,與新部落格的構想,請他來共同來參與;然後,以油車店為基地,規劃新的學習場域,我說,這就是對惡質的教育體制最溫柔、也最積極的抗爭。 我的英文名字也叫做「河」,因為我喜歡「河」豐饒的意象,因緣際會,十年前與柳河交匯後,今晚何其巧妙又與賴和的「河」會流交融,就在秋末冬初的夜。 涼涼的風,仍吹不散凝結的夜空中的煙霧。趁著咖啡依稀芳香,剔一剔惺忪的夢,我知道一條交會融合後的新河,已經悄悄在迷濛的人間,緩緩流淌…… (2005/11/2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