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布農組曲

我只是個倉皇的人 靈魂的鰓 甚至比不上 悠游溪裡的一尾苦花 祖先勇猛、剛毅的外衣 已擋不住利益的風 而我那 縱橫山嶺的足脛 也陷入 文明泥淖 無法自拔…… 我只是個 倉皇的布農 剩一個挺直的鼻樑 勉強挺住 逐漸漫漶的尊嚴 2.祭歌 剩一個挺直的鼻樑 勉強挺住 逐漸漫漶的尊嚴 我只是個 倉皇的布農 敬畏的天神 當飛瀑自歲月峭壁流瀉而下 激盪歷史幽谷的迴音如天籟 縈繞我 空蕩的靈魂 我以陳有蘭溪之名 輕輕呼出 創世紀無垠的芎蒼 我們用淨身圍成一個 天空的圓 交疊於背的雙手 複沓低迴的歌 已然將我的倉皇 崩解成沃土 敬畏的天神 讓眼前羞赧蜷曲的種粟 在吟唱中抽出布農的新芽吧 3.小米田 讓眼前羞赧蜷曲的種粟 在吟唱中抽出布農的新芽吧 敬畏的天神 祢憐憫的眼淚 流淌成陳有蘭溪 年年不斷 向玉山北峰扣問 而山峰卻答以 千軍萬馬的崩岩 那轟隆的奔雷,瞬間嘶吼出 一片安安靜靜的 小米田 當照耀玉山早春溶雪的月 升起 小米田 便悄悄唱著戀歌 米穗歡欣搖盪,搖盪…… 盪成我昔日愛人 進退維谷的鞦韆 敬畏的天神 在月夜裡,我期待另一次 生命的豐收 4.狩獵 在月夜裡,我期待另一次 生命的豐收 敬畏的天神 當初夏清晨第一聲雞鳴 叫醒山谷 一隻台灣熊蟬幼蟲自幽暗地底爬出 悄然在斑駁的山櫻樹幹上,蛻下 鄙猥瑟縮的殼 顫了顫,布農微濕的雙翅…… 我已是個勇敢的獵人 敬畏的天神 長老以夢占的手 升起一堆火 當火喃喃唱出祖先的祝禱 我便以春雪精釀的小米酒 祭了祭,睡眼惺忪的長槍…… 於是,肥美野獸四處奔逃 奔逃…… 像一個不可解的夢 霎時,怎知我的槍 卻慈悲起來 汩汩流著清淚,恍如 陳有蘭溪…… 敬畏的天神 我竟只獵捕到 一顆 布農迷失的心 5.編織 我竟只獵捕到 一顆 布農迷失的心 敬畏的天神 這心,沾著母親的經血 在歷史暗夜深處 亮成一盞燈…… 她含淚 撫著我戰慄的雙手 以髮為絲,以星作紡 為淒冷的夜 編織一塊黑色的裹布 唧唧 復唧唧…… 一隻美麗的百步蛇 不理會風的流言蜚語 順著陳有蘭溪的低吟 嵌入布農柔軟的夢氈 敬畏的天神 讓我們共飲一杯小米酒 然後,用溫暖的蛇信 剔一剔,那晾在簷下晦暗怔忡的 布農的 眼睛 〈陳胤/2004彰化磺溪文學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