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油車店的新夜

國閔忙著選舉的事不在,本想去找他再參詳一下應變措施。我只好先聯絡生群說明情形,今晚的咖啡又要移師他的舊豬舍,也恐怕從此要長期進駐了。我在車上找來一支小手電筒,摸黑進入工作室,收拾一下咖啡器具,真像小偷般的行徑,感覺怪怪的,沒想到咖啡會是這樣落寞的別離,我們上星期還天真地想著,月中來個熱鬧的惜別晚會,生群說,若沒電,點起蠟燭也頗浪漫的…… 我們相視苦笑。燈,不一會兒已照亮油車店的豬舍。整個三合院落就從燈暈裡展開,紅紅的磚,傳達幾分古老的溫暖;我環顧四週,寂靜的土地生息,緩緩吐納禪意,微微的涼風,剛剛好舒爽靈魂。幾株綠樹葉片,透著光,就在旁輕輕搖曳,攀藤長長的枝條,也呼應著,緩緩向我們爬來……我與平治老師就在此談天說地。他第一次來,但馬上就融入環境而無突兀之感,因他根本就是個鄉下小孩,這再熟悉不過的場景了,不但自在,而且歡喜。剛剛蕭老師在工作室打電話給我時,生群正有要事先離開,我趕緊騎腳踏車到路口去等他,這裡的路,彎曲到怎麼說都說不清,沒來過的人,要找到此恐怕很難,尤其在夜晚。臨時換地方,對他很不好意思。 與蕭老師見面,我一開口談正經事,不禁很快又說到台語文的問題,因我最近在練習寫台語詩,我下載了台語書寫軟體,研究一番,總是認為教會羅馬字書寫系統,雖在word的環境沒問題,但一上網就遭遇到困境,有些字母無法顯現,排版上也容易產生不協調的現象,偏偏在網路上發表又是我們主要的空間。這星期,其實我蠻苦惱的。台語文部份,因目前我只寫台語詩,可能還是會盡量找漢字來寫,拼音的部分用註解的方式來處理,否則怕閱讀上會有障礙,閱讀有障礙,若要推廣,在本來就有諸多困境的台語可能又雪上加霜了。但用漢字,若借音太多,怕人看不懂;借義太多,看起來又不像台語文。真是頭痛啊…… 還好,生群與他太太回來了,他們馬上端出一盤又一盤的好料。「要辦桌嗎?」蕭老師笑著說。我則食指猛動,大快朵頤起來──心理上的頭痛,可用生理暫時的滿足來紓解;而生理上的頭痛,也可以靠心理上的滿足來緩和嗎?──我邊吃邊胡思亂想,窮極無聊在腦袋裡拼湊陳腔濫調式的格言句型。想著想著,還真的有點頭痛了,這叫做:心理上的頭痛轉為生理上的頭痛。其實,我的頭痛是灶因於白天與學生打籃球鬥牛,累斃了! 咖啡的芳香,可以治癒頭痛嗎?我正猶豫著,生群則推薦他的新品──荷花茶,客隨主便,我們就細細品嘗起荷花茶來,心想,咖不咖啡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咖啡的悠閒與情境。沒想到,那荷花茶甘醇甜美,喉韻甚佳,隱隱還有荷花的清香與盛夏的氣味。然而,夏天似乎好遠好遠了。 不同於咖啡的芬芳,我們的談話竟因此而更熱烈。最近,快選舉了,令人頭痛的教育議題又熱門起來,我們談論很多小孩教養的問題後,不禁憂心起時常憂心的中學教育,以及台灣這島國的走向與命運,執政的民進黨究竟何時才能回到改革的堅持,而在野的國民黨什麼時候才能從中國的虛空中降臨台灣的土地?我們深切的盼望與憂愁,交錯成眼前這片闌珊的新夜。 夜,突然間變得寂靜了,嘶嘶的蟲鳴聲,在我們片刻沉默中滲進棚來,幾隻有氣無力的蚊子在我腳間亂舞,我懶得裡牠們,因為秋天,是我的保護膜,何況,我的背包裡還有五首以秋天為主題的台語情詩…… 唉。我們在摩娑中偶而透著唏噓。在這物慾橫流的島嶼,仍有痴傻如我們,願與秋夜促膝長談著文化的憧憬與家國的願望,儘管我們深知力量微弱,但相濡以沫後的快慰,足以讓我暫時忘記疲憊與疼痛……只不過,隨著茶漸漸淡,而夜漸濃,沒有了咖啡因的支撐,我本已下垂的眼皮,卻益發沉重。它在垂釣,佚散在沁涼漆黑的歷史氤氳中,暖暖的經口記憶。 (2005/10/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