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秘密花園

這秘密花園是我四年前發現的,海拔近一千公尺,夏天還是嫌熱些,但它帶給我的歡愉與撫慰,卻是無以數計的。對於大自然恩典,現在想起來,我仍眼眶微濕,悸動著。 台灣這島國,人滿為患,好山好水雖多,但常常開闢為風景區後,就漸漸邁入凋零死亡之路。人的破壞力,令人感嘆。腐化的心,像瘟疫一樣,至今仍蔓延在開發的神話中。 今天,天空陰陰的,濛濛薄霧籠在樹梢,氣氛是浪漫的,但作鳥類觀察可就吃力了。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鳥只是媒介,我意在山水之間呀。山水美雖美矣,但這回迎接我的,不是鳥朋友,而是成群結隊的小黑蚊,才下車,牠們便形影不離,恍若轟炸機般,小星也哀哀叫饒。 這是奇怪的現象。來這裡那麼久了,不管春夏秋冬,無論晨昏晴雨,從未發生如此慘烈的空襲事件,之前頂多也是兩三隻小蚊,挑逗你的慈悲。 真是奇怪!這又是透露著什種訊息呢?我撫著頸項的叮包,對大自然的暗示,百思莫解。痛與養,是我的感覺,還是大自然的感覺…… 不管如何,我拉起衣領,繼續我的修行。 「野薑花開了耶!」我想起剛剛小星留在車上的驚嘆。 從大馬路一轉入此產業道路,不久我就看到那白色的花,像一隻隻美麗的蝴蝶,棲在綠莖上,個體雖不多,但在迷霧中,顯得動人。花,大部分還沒開,此季節,沒開才是正常的,這些都是受到秋陽的欺瞞吧。我曾在此看過一路上全開滿花的景象,轟轟烈烈,震懾人心;但詳細時間,忘了。忘了,沒關係,來此,大多是想讓心情放鬆,向大自然乞求一些芬多精餵養我疲憊的靈魂;所以,沒刻意要記些什麼,或觀察些什麼,平時調查紀錄的莊嚴面貌,在此全都解放了。 緩緩走著,野薑花的倩影總縈繞不去。眼前飛過一隻匆忙的蛇目蝶,讓我稍稍一驚。還好,穿過那似隧道的孟宗竹林後,是闊葉林,蚊子少了。由於是上坡,身上已微微發汗,站在開闊處,清風襲來,秋天的舒爽在皮膚上漸漸暈開。我向下望去,可看到我的車子,靜偎在竹寮旁,再遠望,山稜交錯在白霧中,像浪的滾邊,起伏不定。上次來時,台灣小鶯不斷地叫著「你-回去!」,這回聽不見了,心中不免有些悵然。 取而代之的是,藪鳥。樹叢與地上都有牠調皮的身影與鳴聲,數量之多,是前所未見的,顏色似乎也是異於尋常的鮮豔。山紅頭也多,夾雜在藪鳥群中廝混;還有之前未見過的白腰文鳥。倒是平常頗多的棕面鶯,稀疏兩三隻;而可愛的冠羽畫眉一直沒出現。 路,是新舖的水泥地,不斷地往上攀升。轉彎處,是個山坑,大小石頭垂在上面,其中有泉水湧出,大雨時,恐怕這裡就是土石流的危險區。在休息當兒,我在左側芒草中突然發現一叢野菰,它是寄生植物,花像倒掛的貝,紫紅帶白,羞澀懸在那兒,風吹來便搖晃如鈴鐺。往前,看到那銹毛秋海棠也開花了。 當我正沉浸於花香中,突來的一陣車響嚇我一跳,一位農夫打扮的老人,從破舊的雪鐵龍下來。他正準備要噴除草劑。他告訴我們,可繞山頭一圈回到竹寮那兒,但後來又擔心地說,前有崩塌不好走,不要去算了。我告訴他我們會順原路下來,不會冒險的。我感受到他的善意,但他不知道在野外行走,對我們這些嬌生慣養的現代人而言,就是一種冒險。 每次來,經常會遇到一兩個做山的老農人。這裡,水泥路所到之處,都是一大片的孟宗竹林,偶而會雜有一些原始闊葉喬木與矮灌木叢。山林的開發,在中低海拔也是嚴重的。我還擔心那除草劑等農藥,在大雨來時,便悄悄地滲入土壤,污染水源……但,這裡住著我許多的鳥朋友,還有無數的自然精靈。 再往前不遠,就看到崩塌處了,其實上回來就崩了,只是沒那麼嚴重而已,我看到整片竹林的鬚根裸露,飄蕩在空中,挺驚人的。不過,人通過是沒問題。 近中午了,我想著,住在這兒的林鵰,大概不會出來了,因為眼前的濃霧仍籠著山頭,陽光沒有露臉的跡象。於是,決定返回。四隻白耳畫眉卻搶在我們前面飛掠而過,那鮮明的白色眉羽就在遠遠的枝椏上跳躍。 誰知,不一會兒,當我正在路旁觀察新發現的野菰時,忽然聽見小星低聲的大叫,我知道有狀況了──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一擡頭,過了幾秒,便看見一隻張翅的林鵰從茂密的樹林頂層,逸出,然後慢慢無聲滑過天空。 啊!當下,我愣在那兒,隨即湧現無邊的幸福,如迷霧般,不可解,彷彿我也變成鳥,跟著翱翔了起來…… 這是我的秘密花園,讓我靈魂翱翔的處所,如今也變成小星的秘密花園。看她一副陶醉幸福的樣子,可能不知道,我的心,另外一個秘密花園,就在林鵰曼妙的翅翼穿過雲霧的剎那,逐漸成形…… (陳胤/2004/9/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