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流感

我們的島,天空也不得安寧,隨著候鳥的南飛,便翻騰起「禽流感」的傳言,國內專家學者言之鑿鑿,政府官員反覆呼籲人民盡量避免與禽鳥接觸,甚至有民意代表異想天開說要驅趕野鳥離台,因此,一片亢奮之下,連生態界最熱門的賞鳥活動也遭受波及,大家一面跟著媒體恐慌,一面準備量體溫來備戰,卻也一面不亦樂乎大啖鳥禽的屍體。 吃歸吃,吃是嘴巴的事;恐慌還是要跟著恐慌,因為恐慌是腦袋瓜的事。兩者,似乎風馬牛不相干。教育部,前幾天也通令各校:關於動物實體解剖的課與賞鳥活動暫停,有禽鳥園的學校需提高警覺……唉呀,代誌大條了!吾校雖然沒操場,卻有個禽鳥園,這是前任校長送給我們的禮物,沒想到當時除了我之外全體師生歡天喜地迎接的禮物,如今卻變成一顆不定時炸彈。學生大都還不知道在意,因為他們對「升學」魔咒的恐慌遠遠超越了禽流感的流言,但習慣恐慌的老師有些人開始恐慌了。 而我,竟不解風情地獨自關心起黑冠麻鷺的的安危,那隻上學期時常在校園裡出現的黑冠麻鷺,這學期開始,還沒發現牠的蹤跡,連一點點訊息都沒有,我擔心著,會不會是暑假的兩個強烈颱風的關係?那天,我不自主地向一位好同事透露了這個心事,當然不是鳥人的她,沒察覺到我憂鬱的眼神。 我也擔心著,這島嶼會不會出現瘋狂的專權者,對所有的野鳥下屠殺令?我留意著一些禽流感的報導與信息,最近與台灣密切往來的加拿大生物界,據卑斯省生物博物館館長瑞斯說,禽流感傳染的途徑是,經由野鳥傳染給人類飼養的家禽或寵物,再傳染給人,全球還沒有在戶外賞鳥直接感染到禽流感的案例。而溫哥華鳥會主席彼得.肯迪多也說,現在各國的鳥類科學家對野鳥採取的態度是:「不獵殺、不餵食、遠離人類寵物」。 換句話說,人類豢養的寵物,才是最危險的媒介。我一直不贊成人類為滿足私心而把動物關在籠裡觀賞,但是許多學校都做了這個不好的示範。禽鳥園裡,明明是不同種類的鳥廝殺的哀嚎,他們竟說這是鳥的發情與嬉戲,離譜的是,還說這是「生命教育」或者「生態教育」。校園裡,充斥著無知、貪婪的政治官僚,才是教育最難以控制的流感啊! 想想,老師的恐慌是有道理的。禽鳥園裡關著不同種類的寵物鳥,若有病毒透過野鳥侵入,交錯感染出變種病毒的機率就大增,而頑皮的國中生常會去靠近戲弄牠們…… 當我喝著咖啡,想著這些時下社會正發燒的話題與情緒時,生群帶著正陷入升學憂鬱的聖弘來,聖弘算是幸運的了,他在生群的引導之下,慢慢知道從閱讀中來紓解病態國中所造成的壓力。我藉著咖啡的芳香,向他們推薦「南方社區文化網路」新的部落格平台,透過聯播交流,可藉此了解台灣當下的一些文化訊息與活動,讓我們的視野更寬廣,就比較不會像一些政治人物般陷入目光如豆的窘境與貪婪。 然而,咖啡裡的離別情味越來越濃,彼此的聲息中也有了莫名的唏噓。工作室的使用期限,國閔已確定是十一月中。今晚,我先把義賣的「半線心情」先搬回,這些市場上一綑一綑滯銷書,終究又要流浪回到我的窩居。生群則先搬走一件展場上的老農具,還有他提供我做裝置的塑膠模特兒,我看見他在夜風中與聖弘一一將她肢解,然後殘骸上了箱型車,她光溜溜的屁股向著後窗外,彷彿正嘲諷著島嶼亢奮的秋天。 我關了燈,開車駛離,隨即淹沒在午夜依舊熱鬧的旗海飄揚中。我想著我靜躺在行李箱裡的書,那是我一九九四年回彰化後,用手一字一字寫在稿紙上的文章,它們還沾著我在土地上行吟的汗跡,削瘦、孱弱、孤單、靜默,它們如何能夠抵擋得住,島嶼一波又一波喧鬧的流感? (2005/10/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