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藍腹鷴♂

對吧!妳受上司磨難的眼睛 昨日從中潭公路一路狂奔而來 力行產業道路傷心15K處,坍方碎石堆中 有妳憤恨深鏤的輪痕,滲著水…… 妳的心淌著淚,對吧,如同被妳奮力擲地的 那支 血氣方剛的鋼筆,歪著嘴 道出老闆卑劣勢利的心事 妳迷惘了,是吧? 我透過妳正在看我的萊卡望遠鏡看見妳的眼睛 妳的心──OA辦公家具藍色隔板上貼滿 被預約 早夭的生命 而那老舊影印機不斷在慘白面容上複製 憂鬱心情。嘎──嘎,冷光又瞬間殺死 無數年輕 張狂的青春…… 其實,我就是霧 無關於青春,也無關於歲月 霧之所以不同於雲,只因它多了心事 妳明白了吧! 我化身為鳥在林間逡巡,就是為了讓妳遇見 妳自己早已遺忘的美麗 的身影 二、風 我原是風…….. 其實妳看到的,不是真的我 而是妳,自己徬徨歧途的形骸 昨日清晨,當妳以甜蜜的「我愛你」封住 妳男人嘴巴的同時,妳的眼睛 早已跨上了躍動的吉普車,對吧,妳的心猙獰如刀 正盤算著如何用他熟悉的微笑,來場不流血的背叛 對吧,前夜妳趁著同床異夢的男人酣睡時 用象印牌保溫瓶在帶著酒精鼻息中,收集往昔 妳廉價販售、迷路在他血液裡的 情愛;然後,在庭院那片老檳榔樹梢 含著朝露的陽光見證下,悄然將它倒入 98無鉛汽油的油箱中;當妳以高傲的排氣管 燃燒不完全的愛情穢氣,叫醒裸露心事的九九峰時 妳笑了,對吧,從銳利的後照鏡裡 妳瞥見仍沉睡於921夢魘的山稜上,立著 一株雪白油桐,對吧,那是妳早熟 盛開的謊言…… 其實,我原是風 那讓妳謊言盛開的春風 妳還沒舉起望遠鏡時,我早已嗅到妳文明腥羶的氣味 我故作悠閒漫步,不是失去了生命的速度 而是,要用時間的緩慢 吹動妳 潛藏心裡深處那株茂密的樹,好讓 結實累累的虛偽的面具 隨風美麗凋落…… 三、雨 我原是雨……. 其實妳看到的,不是真的我 而是妳,自己傷心欲絕的靈魂 承認吧!昨夜在憂鬱標高1850公尺的實習農場宿舍 妳心不在焉的眼睛,混在嬉鬧同伴中 獨自閱讀一本沉默的學生留言簿;當一隻青蛾跌落 年輕筆跡的溝渠,妳趁機在歲月裂痕中 注入 平日午夜用心事發酵精釀的淚水 純汁…… 隨後,妳在淒冷的日光燈管中照見: 桌上的撲克牌參差排出生命的孤寂 棋盤上的棋子在人生邊界進退維谷 陳年高梁與重度烘焙咖啡在沸騰血液裡 纏鬥,以及逃避黑暗的飛蛾以重力質疑 鋪陳天堂的窗……對吧,而妳只專注於 窗外嚎啕大哭的夜,恍然妳看見外婆迷途山林的織布機 在低泣;也看見,部落教堂頂端的那顆星 垂掛著妳那失去酋長桂冠的父親 的空蕩酒瓶 更看見,妳剽悍的兄長向火熱的太陽 射出 一支自不量力 卻憤怒的箭…… 其實,我原是雨 試圖沖淡妳眼淚的雨 我臉上那鮮紅的面皮肌膚 是歷史在泰雅容顏上黥刺的血痕 我時而展翅跳躍,並不完全是求偶的宣告 也是想,用我腹部的藍光 在妳憂鬱的天空拉開  一道彩虹 妳高貴的望遠鏡看見了嗎? 四、月光 我原是一片月光……. 其實妳看到的,不是真的我 而是妳,自己澈悟的面容 今日曙光乍現於玉山山稜時,夜和妳的睡袋 一起停止哭泣,對吧,妳一夜未眠 「吐─米酒」 兩隻頑皮的冠羽畫眉強行推開妳疲憊的窗 喚醒沉睡的望遠鏡── 呵!山櫻樹上滿是帶淚紅腫的花 對吧,妳從纖細枝枒間赫然發現 在淚光中閃爍的竟是 一道淡淡微笑的弦月 月光,是一畦唱著戀歌的小米田呀…… 一個健碩的泰雅男人兀自飲著濁酒,燃燒祖先的傳說 和自己的靈魂 相互取暖……那是妳早殤的情人 對吧,是妳被金錢漂白的肌膚下 文明化不完全的泰雅血液 在奔竄…… 其實,我只是一片月光 那片讓妳戀愛的月光 我那兩根長長驕傲的白色尾羽 是去年冬天 玉山頂上堅持不願溶化的雪 妳愛上了我吧? 其實我知道妳是愛上了我腳下 這島嶼心臟最挺拔也最熱情的 母親大地 恭喜妳!漂亮完成了不流血叛變 愛情標高,3952公尺。 註: 1.力行產業道路:位於南投縣境內。 2.彩虹:泰雅傳說中,人死後經審判的善靈,能越過一道彩虹橋到達祖靈的居地。 3.「吐─米酒」:台灣特有種冠羽畫眉的叫聲,近似英語的〝to meet you〞。 〈陳胤/選自流螢詩集/彰化磺溪文學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