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9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行路

嘿咻 嘿咻 八卦山在斗笠下,天旋地轉 百年前烙印紅土上的黝黑身影 汗流浹背 你知道嗎? 汗,也是鹹鹹的 故鄉西北雨將汗沖淋成一條河 烏溪嗚咽著:前世的故事 無法停止…… 嘿咻 嘿咻 理想磨穿了厚實的草鞋 左腳是過去 右腳是未來 兩腳一同邁出,太沉重……現在 只是一擔翻山越嶺的苦澀的鹽啊 你知道嗎? 成穿的草鞋堆積如山 落寞地向著迢迢來時路 一雙雙 空洞的眼……… 嘿咻 嘿咻 理想搧熄火焰山的火焰 行旅的人穿梭 穿梭 穿梭……廢棄草鞋上的稻桿 竟悄悄抽芽長成一株新綠的秧苗 你知道嗎? 他們不再是生命路上 一艘艘 驚悸漂浮的船 2.埔裏社 埔里盆地內有眉溪、南港溪橫貫,昔屬水沙連原住民居地,北有眉裏社(泰雅族),南有埔裏社(卲族)。嘉慶二十年(1815)爆發「郭百年武力佔墾事件」,埔裏社民因受瞞騙而慘遭屠殺,幾近絕滅。道光三年(1823)北投社平埔人誘導喪失土地的西部平埔族群一同入埔墾植,咸豐年間(1851-1861)漢人相繼移入,形成埔裏社街。光緒元年(1875)築土牆,繞以莿竹,稱「大埔城」。泰雅族人夜裡從高俯瞰,燈火點點,謂之「星屋」。 嘿咻 嘿咻 稻禾結實累累在陽光下歡呼 苦盡甘來…… 祖先那根堅實的扁擔 竟打翻了許多簡單真樸的夢 平埔人用殘夢 牽繫成長長的線 拖著一部生活的牛車── 洪雅、拍宰海、拍瀑拉、道卡斯、巴布薩…… 攀 溯 南 港 溪 你知道嗎? 祖先的血汗裡 也醮著平埔人顛沛流離的眼淚 嘿咻 嘿咻 眉溪沸騰的記憶沸騰著 只因祖先百年前一句聰明的謊言 你知道嗎? 盆地裡水沙連社民的祖靈 至今仍倒懸悲泣 那遭攫取的墳塚、房舍、牛隻、粟穀、器物 以及那無數血淋淋的埋冤的雙眸……但是 滾燙的記憶 卻常只是歷史長河上 一縷 視而不見的輕煙 嘿咻 嘿咻 盆地裡的燈火閃爍著文明的繁華 大埔城 越來越明亮 只因水沙連的夜 越來越黑 你知道嗎? 在星星唱歌的夜晚 原住民的基因部隊 正手持弦月刀 悄然潛入 祖先好夢酣甜的血液裡 3.霧社 霧社,屬賽德克族居地,其位於眉溪上源山稜之「風隙」,終年雲霧繚繞,故得名。1930年冬天發生慘烈之「霧社事件」,日人以現代化武器,包括毒氣,血腥鎮壓,賽德克人奮力抵抗五十餘日終告失敗,死傷慘重。領導者莫那魯道自盡於山崖,族人縊死樹林者近一百五十名。 嘿咻 嘿咻 眉溪上源的山櫻含著朝露使勁地搖晃著 那七十一年前孤寂沉睡的冬天 你知道嗎? 滿山的銅鈴,響了…… 風帶著模糊的記憶輕輕走過 霧 籠罩著花 花 籠罩著霧 嘿咻 嘿咻 侵略者用飛機和時間 拔河 紅色的太陽歇斯底里 狂奔 撒下漫天致命的迷霧 地上也有灼熱的太陽,數不清…… 賽德克的勇士們紛紛以眼淚與思念 搓揉成一條條一條條的 韁繩 讓鞠躬盡瘁的靈魂 從頸項間攀升回溯祖靈的棲所 你知道嗎? 密叢裡一株橫生斑駁的老樹 透著天光 垂掛著一朵朵鮮紅 低泣的 山櫻花 嘿咻 嘿咻 老獵人用溫過的小米酒 磨著一把壯志未酬的彎刀 你知道嗎? 他兀自唱著抖擻的歌 不斷低頭嗅一嗅 刀口 生鏽的歷史 的排遺 他要去尋找 遺忘在七十一年前迷霧中 一隻倉皇失措的 水鹿 嘿咻 嘿咻…… 〈陳胤/選自流螢詩集/2001教育部文藝創作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