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飛向福爾摩莎

(蕭泰然的《台灣組曲》輕柔地從音箱裡流洩出來。一位身著黑白相間恍如高蹺行鳥的男舞者以曼妙的舞姿拉開序幕。女聲口白,以清晰沉穩的台灣官話陳述鳥的身世。舞者繼續高舞著,如憑風御虛的翅膀,展開對自然生命的禮讚。 口白結束之前,男舞者藉由音樂的旋律引出一群由小朋友裝扮的白鷺鷥舞群,一對男女舞者也隨之出場,蜷曲於鷺鷥群中不動。音樂直轉急下,變為活潑的《白翎鷥》台灣童謠,小舞者們隨著節奏天真地律動起來。跳躍的音符,彷彿是台灣初秋田埂上嬉戲的朝陽。) 2.思念 阿母給阮講 阮是一隻長腳鳥 阿爸給阮講 阮e故鄉佇嚴寒e西伯利亞 阿母給阮講 每年秋風若吹起 伊e翅胳頭就會開始思念 思念花開e香味 思念溫暖e海水 每年秋風若吹起 阿爸娶阿母甲阮就飛上天 順著天頂遙遠閃爍e彼粒星 (童謠嘎然而止。小舞者肢體逐漸緩和下來,似佇立田間的鷺鷥群,或蹲踞或休憩或交頭或漫步。小提琴協奏曲又想起。女聲口白,改用福佬語,以小高蹺行鳥自述的口吻鋪陳。一黑一白的男女舞者,甦醒了。他們盡情地對舞,交錯、旋轉、飛躍、狂奔……他們釋放所有生命的能量,用汗水與大地交融。小舞者仍停留在他們悠閒的世界,開口張望。) 3.土地之歌 一台牛車駛過一塊鹹鹹e土地 一塊鹹鹹e土地有一台佇駛e牛車 海風真正大  日頭赤焰焰 阮看到彩色e花  一蕊一蕊 直直開 粉蛤、毛蟹、烏秋、加鴒 花跳、蚵仔、海鳥、白翎鷥 閣有 一頂會流汗e 草笠仔…… 一台牛車恬恬仔駛過阮e心肝 阮e心肝有一台恬恬佇駛e牛車 (音樂繼續。 口白繼續。 男女對舞繼續。 一位赤裸上身的男舞者在舞台底側出現,像牛耕田般,弓身緩慢來回前進。無視於旁人。 當口白唸到粉蛤、毛蟹、烏秋、加鴒、花跳、蚵仔、海鳥、白翎鷥以及草笠仔時,其中蹲踞的九位小舞者依序套上預先準備的面具,搖身一變為以上各種動物與農夫的造型,以驚艷姿態出現。 口白停止。音樂隨即變為俏皮的《草螟仔弄雞公》。小舞者隨興依造型演出,儼如一場農村的嘉年華。 音樂結束。小舞者緩緩席地而坐。舞者自舞。沉寂無聲。末兩句口白輕緩流出:一台牛車恬恬仔駛過阮e心肝 / 阮e心肝有一台恬恬佇駛e牛車。) 4.釘根 阿母給阮講 阮是一隻長腳鳥 天生model e身材 阿爸給阮講 台灣是一個好所在 美麗e島嶼 樸實e百姓 阿母給阮講 伊e思念,落雪凍霜e西伯利亞 攏總乎這 熱情e花蕊 燒溶啦──變作 一陣閣一陣 跳舞e 風 阿爸給阮講 這是阮e新故鄉 伊e思念,要釘根佇即塊 鹹鹹e土地 甲 島嶼e山作伙 成長 (蕭泰然的協奏曲又響起。 口白繼續。 舞者仍舊自舞。 小舞者搭起肩左右搖擺,陶醉在樂聲中。) 5.天星 人,愈來愈濟 愈來愈濟 愈來愈濟…… 花,恬恬仔犁頭啊 水,恬恬仔 佇嚎 白翎鷥懶懶 徛佇田岸 海鳥,嘛愈飛愈遠 愈飛愈遠…… 毋過 阮阿母猶原堅心 要將子孫傳下來 傳下來 即塊美麗受傷e土地 伊講,只要島嶼e天頂 閣有一粒 閃爍e星 只要天星閣佇閃爍 阮e未來 就永遠有映望 (口白開始,小舞者緊張地狂舞。至第二段漸漸和緩下來。 男女舞者退場,引導偽裝鳥蛋的小舞者上場,在口白結束前破殼而出。口白結束,《丟丟銅仔》歌謠即刻接軌。小舞者在男女舞者帶領下串成一列環保列車,輕快地駛向台下,邀請來賓一同搭乘。 同時,黑白相間的舞者又現身台上,繼續他的生命之舞……..) 註: 1.給:ka7;對、向之意。 2.「長」腳:lo3;高之意。 3.甲:kah;與、和之意。 4.恬恬:tiam7 tiam7,靜靜之意。 5.即:chit,這、此之意。 6.徛:khia7,站之意。 7.遠:hng7,遙遠之意。 8.這是西元二千零一年漢寶野鳥文化節活動「候鳥之舞」的腳本,試圖結合文學、舞蹈、戲劇的拼貼創作,是一場詩的演出。但,在活動中上演的「候鳥之舞」完全悖離原創的精神,與詩的本質。 〈陳胤/選自流螢詩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