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特立獨行的沉默

牠的黑眼罩,我是熟悉的,我與牠視而不見式的凝望。偶而,我將視線緩緩移向遠方迷濛的八卦山脈,或者在柳河岸上浮動的快速道路,那濃濃的白霧,無關浪漫,是城市空氣污染下亢奮的排遺,一部部在空中行進的汽車,都成目眩的光點,在時間的河流裡飄忽了起來…… 我總捉摸不定呀。這星期,我仍沉溺在島嶼歷史的記憶裡,無法自拔,關於平埔族群的種種懷想,有時還牽連出自己靈魂深處蟄伏的生命謎團,臆測再臆測,追索再追索,迷霧散去之後,竟又是一團迷霧。脆弱如人,哪堪層層抽絲剝繭?但在那隱隱作痛的酸楚裡,又有柳暗花明的喜悅乍現,歷史,是土地一道道的血脈,也是人一絲絲的心弦,不待撥弄,只要不經意的一個凝望,就會顫動不已。沉釀許久的經口村平埔書寫,我竟因此還無法動筆…… 上禮拜才與平治老師談到台語的種種,沒想到,這星期三我便奉派去參加「台語文學」的研習,藉機我又思考了台語羅馬字的拼音問題。目前台灣政府還沒制定一套統一的拼音系統,因此,在推廣與教育上產生很大的困境;就連之前打算要頒布的常用台語漢字,也胎死腹中。原因是,此間研究學者派別林立無法整合。但聽說現在,「教羅系統」與「TLPA系統」已達成某種共識,正要與「通用系統」進行磋商。但大家都在怕等整合完成後,台灣的母語早已壽終正寢了,所以,就只能先拼命的寫了,這是沒有共識中的共識,但若沒透過中小學教育的管道扎根,恐怕也是事倍功半,無奈我們的國中校園又漸漸升學補習班化,沒有教育泥壤,從何扎根呢? 蕭老師是吾縣台語的輔導員,研習會場,很幸運的,我聽到他親口朗誦自已的作品,許多我幼時記憶中的語詞,就這樣被他一一喚醒。所以,研習回來,我忍著疲憊,又研讀起拼音的字母與相關法則,也想了自己家鄉特殊的「永靖腔」,連睡夢中竟也伊伊喔喔的呼著母音,有點像牙牙學語的小孩。 平埔書寫之所以遲遲無法動筆,當然與此也有關聯。因為,語言是追尋歷史記憶重要的線索,我怎能不心情澎湃呢?今晚,蕭老師又來了,他說了一些永靖腔鬧笑話的實例,令人噴飯──永靖腔裡的「唱」與「笑」同音,有某甲操永靖腔說: 「『小蜜蜂』即條歌很好唱e!」 「那有很好笑e?」某乙不解說。 「那沒?明明很好唱,那沒!」某甲提高聲音說。 「那有啥麼好笑e?」某乙也快抓狂。 ……兩人爭論到臉紅脖子粗,原來是雞同鴨講。 哈哈。難得的是,久未現身的張哲銘也來了,他談起台灣人的「幹譙」文化,除了罵人外,也變成一種特殊的問候話頭語,他想起他的阿公最會「譙」,開口若沒先「譙」個幾句,話是講不下去的。其實這種文化,很多語族都有,是人苦悶時情感的宣洩。以前專制的年代,台灣母語常因此被操華語的統治者惡意冠以「粗俗」的大帽,殊不知,以北京話為主調的華語,它罵人的語詞,比此不知粗俗幾倍? 談論到「譙」的語詞,我們常不知不覺在實例分析中笑到不行,就這樣,咖啡香瀰漫在「幹譙」聲中,有了特別的味道,是土地的芬芳,是祖先移墾的艱辛與鬱悶,都在我啜飲入喉的當兒,全部吞進腹中。 其實,校園酸腐腥羶的氣味,讓我在佇立沉思之時也常不禁想大聲「幹譙」一番,只是,每每想到吾班學生那無辜徬徨的眼神,我浮躁的情緒便瞬間化作禪定的沉默,在眾聲喧譁中,特立獨行。 那隻曾與我凝望的伯勞鳥,會知道我的心事吧。 (2005/9/3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