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弱勢中的弱勢,的弱勢

第一志願,校長也就順理成章將它視為辦學成敗的指標。這種有違教育宗旨的變態操作下,百分之八九十的學生即成了升學祭品。其中,包括好班的後段生、人情班、後段班,但這些學生的家長一點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孩已在這股主流價值中被犧牲了,還一味自慚並指責小孩說:「是自己不夠認真,沒辦法!」其實,是我們教育體制沒有善盡職責,為他們找尋多元出路。人生不是只有一條路,教育也是。 這些被「菁英」標準棄置的學生,是整體中的「多數弱勢」,吾班屬後段班,是弱勢中的弱勢;而班上有兩位幾近不識字的學生,他們更是弱勢中的至極。不識字的因素很多,跟智商、國小與家庭教育有密切的關係;但不管如何,既然是我的學生,我就有幫助他們的義務。因他們是混在整個班級中上課,要個別教導,技術上有困難。因他們聽不懂國語,所以我上課時通常有一半以上是講台語,講解課文也常會用台語再講一遍,為了讓他們也聽得懂一些;也嘗試個別給他們抄寫一些字;或叫同學教他們。但效果都有限。而學校呢?好像視若無睹。只是形式上,要將他們提報作學習障礙的鑑定,「將來對他們申請特殊學校有加分」,只是鑑定,而不是想辦法運用社會資源在國中三年中,教他們會使用一些基本的字詞與生活常識,以增加以後獨立自主的能力。 要個別教學,又要讓他們與班上同學一起生活,最好的救濟時間就是所謂的「第八節」,此時偏偏學校又強迫所有學生上輔導課,由於第八節課是向學生收錢的,我告訴學校說:「強迫他們來上課,又不給他們適當的教育,這是多麼殘忍的事啊!如果學校不強迫他們,也不強迫我上第八節,我願意每星期同樣以兩節課時間義務教他們兩個。」結果,強迫惡補的政策似在上級的護佑下還是無法改變。 過了暑假,他們要升上國三了,還是不識字,我當然有責任而覺愧疚萬分。開學後,國三將面臨約八次的模擬考,他們又要在單一標準與價值的惡補操作下,被強迫花錢購買他們看不懂的題本,跟著別人模擬考。學校會說,我們對所有學生都一視同仁,同樣照顧──第八節補習,模擬考題本與次數,都一樣也不少,家境清寒者,還可申請補助。 就這樣,他們在「統一」與「公平」的假象下成為國民教育的犧牲羔羊,而有些家長還會對學校的「恩德」感激涕零。在吾班那兩位不識字的學生身上,我看到,只重表面不重內涵的形式主義,在升學的大纛下,成了台灣國民教育最殘暴的本質。 (陳胤/殘暴的教育之六/2005/7/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