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排課,黑白配!

「拒絕輔導課要經領域同意,是胡扯的說法!法令明訂老師有權可拒絕,我是依法拒絕,你們不必要為我去扛這個責任,也有權拒絕代我上課;但若最後不幸有人代到我的課,我真的很抱歉!」我說:「其實你也可以拒絕,我願意提供法令給需要的人。」 其實,還未開會之前,我可能已引起公憤了。因為,本來我們領域決定要到外面餐廳開個較輕鬆的會,我不想出去,故先請假,然後先把意見告訴召集人彙整;結果,學校竟急下條子說:「有人不參加,就不能到外面餐廳去開會!」怪哉,我們國文領域每次開會很少全員到齊的,這是什麼理由啊!明顯的,又是殘暴的操作手腕。 更殘暴的是,學校竟把對我的憤恨加諸在我的好友之上。她是學校地理老師,新的年度開始,將以留職停薪方式回台中的研究所進修兩年,她們領域依照學校那胡扯的指示,同意她暑假不排課,以方便在外租屋的她處理搬家事宜;結果,學期末校務會議時,課表一發下來,學校竟推翻領域會議的決議給她排了課,而且是國文課!離譜吧,地理老師上國文課。這也很明顯,她是因我遭到池魚之殃。諷刺的是,校長剛剛還在台上一直強調「尊重教師專業」「尊重領域會議的決議」。 她去找學校說明,學校竟顢頇回答說:「妳已經教國文教三年了,我們要再拜託妳一次。」問題是,學校事先連告知都沒有,不要說什麼拜託,這種事後的「拜託」又是哪門子的拜託!三年前的事,也是如此操作,對人連起碼的尊重都沒有,還談什麼尊重專業!學校的意思好像在說,你都已被強暴三年了,為什麼這次不可以?對待教育,是何等的殘暴啊! 如此地踐踏專業,這當然不會是個案。除了地理老師教國文外,也有歷史老師教國文,輔導老師教國文,以前更有音樂老師教國文的,國文好像是用來配課的。偶有配課,誰都可理解,但不能如此離譜。再者,吾校只有一位美術老師,全校三十班的課都給她根本就太多了,學校竟還給她排十班電腦課,而多的美術課再配出去,那主導排課、本科理化的教務主任卻自己教起美術來…… 太多太多的黑白配,不勝枚舉。當然,或許老師有其他專長或能力可勝任黑白配,學校也應事先徵詢老師的意願才對。有位國文老師,跟我同辦公室那幾年,我看她每次拿到課表,低頭眼淚便簌簌地流下,因為,裡頭一半以上都是電腦課,而今年,聽說她連一節國文課都沒有。 其實,不依專業排課,不尊重教學領域會議決議,最大的受害者不是老師,而是無辜的學生啊! (陳胤/殘暴的教育之四/2005/7/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