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讓淚水淹向美麗灣

曾經,我獨自在長濱無人的海岸,整天枯坐,日升月落,就只是看著海,聽著海,想著海──我嘗試放空一切,讓每個細胞充盈濤聲,然後如老僧入定般,冥想……那時,我清醒覺悟到,那是海的滋味,那也是幸福的滋味,如此單純,卻無可取代。 那時腳下,盡是乾淨的卵石細沙,但我知道,對於逐漸被消波塊佔領的島嶼海岸,這鐵定是瀕臨絕種的美麗,以至於每次巡禮,都摻雜著告別式般的憂傷。旅行前幾天,太平洋又傳來一個不幸的消息:台灣最後一處天然海岸──阿塱壹古道,瀕危了!原因當然是為了「經濟開發」,這已成了島嶼一則顛撲不破的真理,悲慘的是,我除了在網路奔相走告連署抗爭外,對此似乎無能為力。本來打算再走一趟阿塱壹作最後憑弔,沒想到,太平洋才從南迴鐵道的車窗現身,莫名不忍之心便油然而生,我知道我恐怕無法再去凝視,那十年前烙在腦海裡旖旎的倩影。抵達台東後,我決定不去破壞這美麗畫面;於是,我來到了未曾謀面的都蘭,尋求心靈療癒。 就在傍晚,我獨自站在都蘭鼻,一個適合凝望的海岬,其實我不是在追逐電影美麗的場景,而是在緬懷一個跳海殉道的藝術家──陳明才,他以肉身抵擋官商合體的「BOT」建案的姿態,令我仰望,我靜靜看著紀念他、挺立卻焦黑的木柱,慢慢延伸,延伸整個廣闊的太平洋……最後,這塊阿美族的傳統領域,算是守住了,但魔鬼的手卻無所不在,最近,又伸進了杉原海灘。都蘭鼻往南眺望,是一處美麗海灣,浪濤聲中,我正沉湎於一個寧靜的氛圍,迷濛處,竟發現了一幢橫臥的大型建物,楞了一下我才猛然想起,那就是媒體上正沸沸揚揚的「美麗灣渡假村」,儘管在環評上仍有爭議,官商合體的怪獸,還是強渡了關山,強姦了美麗海灣,多麼諷刺啊,牠就叫做「美麗灣」! 「沙灘是大家的,不是財團的!」我想起了風中飄盪的抗議布條,許多藝文工作者與在地人站出來了,許許多多的陳明才,一起手牽手,向「美麗灣」怒吼;我更想起卑南族歌手胡德夫沈痛的歌聲── 「如果愛這片海有罪,我情願變成那飛魚,泳向惡靈登陸的沙灘,擱淺......」 是的,太平洋在哭泣!當美麗不再美麗,那一波波淹向美麗海灣的,不是海水,是淚水…… (圖文/陳胤/2011/7/18) 附註: 2011/11/6又傳來都蘭鼻遊憩區開發BOT案復活的消息,我只能以胡德夫沈痛的歌聲,再次呼喊,並禱告,對於我們一吋一吋淪亡的美麗海岸。影像拍攝地點,正是迷人的都蘭鼻海岸,也是陳明才的魂歸所。(陳胤/2011/1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