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遺愛手書

不管是老邁、生病或意外,致使生命受到威脅,就請醫生盡量為我救治,因我珍愛我的生命,也珍愛喜歡我的人;但如果盡了力,仍無法讓我恢復自主意識,經醫生斷定,復原機會渺茫,就請不必再繼續急救,順其自然,讓生命終了。我不想折磨自己,也不想折磨別人。 生命終了後,我願意捐出我的遺體給花蓮慈濟醫學院,作為教學研究之用;盡其用後,火化成灰,請代為尋找有心人,將我的骨灰埋在樹下泥壤,不必裝罈甕,直接歸於塵土;化作春泥更護花……安安靜靜,不必有任何宗教儀式。若不可得,那就全權交給慈濟,依照他們的方式處理。 至於我的財產,如果我有結婚,就全部交給我的妻子處理;如果沒有,則全數歸我的生養父母所有,若他們已不健在,那就平均分給我兩個弟弟。 而我的詩,且讓她與我的魂魄,回歸虛空,隨風傳誦…… (一) 親愛的,我永遠不知道 風在哪個方向吹? 雲龍相會的瀑布下 我兩腳交疊趺坐,坐在 千萬年大石的因緣結晶上 聆聽千萬年前 自己的聲音 我是誰?親愛的 我永遠不知道,就像 不知道風在哪個方向吹 誰是我?每當問題在雲端 升起,我便潰散成一陣風 消失於無形…… 其實我還在,在樹間枝梢 在山巔水湄,在瀑布千軍萬馬的奔騰裡 在朝暾光芒四射的輝映中……其實 我盤腿其上的 不是石頭 我才是顆頑石呀 端坐在 天神恩寵之中 (二) 親愛的,我永遠不知道 風在哪個方向吹? 在恩寵之中,老實說我仍有迷惘 這迷惘,讓我寒意四起吧 還是一身抖落不掉的罪孽? 風,默默無語。原本我應該 裸身與天地相對的,洗滌也好 救贖也罷,每個警醒的聲音 都說,還原自己本來面目 是通往解脫之門唯一道路…… 可是,親愛的 我卻仍不得不披著一件 文明袈裟,啊,八方雲湧的風 讓我靈魂抖顫、痠麻…… 一隻被人說成不吉祥的巨嘴鴉 啊啊自在飛過;幾隻從岩壁逸出的 毛腳燕,翩然穿梭;還有 一隻來不及辨識的蝴蝶,把整個山林 都搧動了……此時,我才注意到 眼前三尺之地,佇著一朵粉紅優雅的 玉山石竹,迎風沉思…… 就一個這樣的偶然,有了當下的我 有了遠方的妳,也有了 一切的一切……於是 在天水震耳欲聾的嘶吼深處 我慢慢聽見一股 一股寧靜的清音…… 緣 聚 而 生 緣 散 而 滅 啊,親愛的,有天我終將 在妳不捨的眼淚中,飄然散去 宛如因風而起的 一片落葉 (三) 親愛的,我永遠不知道 風在哪個方向吹? 我已經嗅到妳 不捨的眼淚的芬芳…… 風中有生,風中有死 妳知道的,只要天神輕輕一聲讚嘆 生死將隨時隨風而至 所以,親愛的,妳不必為我傷悲 我寧可妳的眼淚 是歡喜之水,如同這盡情傾洩的瀑布 歷經千劫百毀而清澈 澄淨 啊,親愛的,此時的我輕閤雙眼 正陪著未來的妳,汩汩流淚 這淚,是頓悟之水,妳知道的 接受了死,才能歡喜而生…… 過去的我,遂在了悟中 縱身一躍,墜入陳有蘭溪萬丈深淵 粉身碎骨…… 風,一直在吹 無始無終 然而,葉落之日終要來臨 親愛的,請爲我歡喜吧 因我已嚐盡人世苦楚 而那苦,早已成生命 最大的享樂啊……親愛的 請輕輕把我放下 然後再放下自己 最後,給我一個深情飛吻 讓我的魂魄,化作熊鷹寬廣的翅翼 隨風而去…… (四) 親愛的,我永遠不知道 風在哪個方向吹? 風變幻莫測,正如宇宙萬物之無常 永恆也是風,飄蕩在虛空 天神呢?護衛我一生的天神 也是風啊,親愛的,在葉落剎那 祂早與我散在風中,重新開始 千世萬世的因緣 的聚散離合…… 妳也是風 親愛的,我仍感到一絲涼意 瀑布依舊萬馬奔騰 似無停歇之日,陳有蘭溪也一直在腳下 潺潺而流,它們彷彿在與天神 做永恆的辨證;更遠,有片在風中 飄流的嘆息,分不清是蝶,還是 落葉…… 無論如何,我都衷心感謝 這趟神奇美麗的生命之旅,啊,親愛的 妳就是我旅途頻頻回顧 停駐的驛站,而我們的眼眸 會在未來燦亮的星空,再度相遇 頃刻,我要以歡喜之淚 向妳許諾,我了悟的羽翼 會呵護每個受苦的靈魂 時時刻刻…… 每當朝陽從我們的島最高峰 升起,我便在那裡,那閃耀的光束 會揉開我惺忪的睡眼 親愛的,妳無須驚嘆或狂喜 也不要去虛構標記 我的功勳 只須,淡淡愉悅 淡淡懷念……就像 隨我而來的 那陣清風。 (陳胤/2009彰化縣磺溪文學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