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胤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淚,是寂寞的光嗎?

  • 1266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咖啡.咖啡》新書發表會

◎《咖啡.咖啡》身分資料 作者:陳胤 出版:柳河文化工作室 頁數:256頁 大小:15×19 定價:200元 屬性:散文 ◎《咖啡.咖啡》序文 咖啡‧咖啡 這是定點寫作的嘗試,一本實驗味道濃郁的書。 這定點,就是大埔心工作室,她位於彰化縣埔心鄉經口村,那是我進行社區營造的小村落,一個沒沒無聞的村莊,因緣際會,兩千零一年我決定以她作為研究樣區,隔年,朋友國閔的爸爸張玉行,願意無償提供一幢閒置的鐵皮屋給我們使用,我就順勢與一些朋友成立工作室來運作。到了零五年春天,為了讓工作室更活絡,我於是決定每週五晚上進駐,開設「陳胤咖啡時間」,提供一個交流平台,以固定的時間、固定的場所,對外開放,一方面試圖凝聚社區意識,一方面藉由小型活動與討論關心我們的島,諸如藝術、文學、教育、心靈等面向,都是我們經常觸及議題;當然,我也盼望在創作的路途中有一些新同志出現。其實,這是我村莊書寫計畫的一部分,一個在嚴謹調查記錄外的另一個軌道,默默潛行的部分。 你知道的,書裡頭更濃郁的是,咖啡的芬芳。咖啡,與茶是眾多食品中,少數能突破重重味蕾的限制,從感官刺激提升到精神層面的東西;從徒手研磨濾泡的過程裡,與舌頭舔拭翻轉的愉悅中,相互交織激盪出靈魂的況味,的確是個奇妙的經驗。於是,漸漸有人能忘記品嘗時口腔的耽溺,將它純化為一種莊嚴的生命儀式……是的,咖啡是我設定的一個最重要的元素。 自然而然地,咖啡也成了工作室裡人與人間情感的潤滑劑,尤其在這鄉下的鄉下,對一些樸實的老輩而言,咖啡甚至是個前衛的東西,我常看見在靦腆羞赧的唇齒上,多了許多有趣的話題;而有不少小孩子,也因咖啡有了偷嘗禁果般的興奮,只是還不知大人世界苦楚的他們,嘗到的卻盡是苦味。很多的驚奇、感動、悲傷、憤怒、與歡愉,都因咖啡而起。 咖啡,在這裡,是名詞,也是動詞。每星期工作結束的夜晚,咖啡一次,沒有預設要書寫什麼內容,也不知會來了什麼人、發生了什麼事?我想保留一個偶然,這偶然就是藝術的質素。每星期固定以一篇散文,紀錄我所思所感所見,整整一年,除了一次生病外,全年無缺。這也是一種自我挑戰。 每星期咖啡完成後,隨即上網發表,延展咖啡的氛圍,並與讀者互動,故常有一些意外的火花,與光芒。拜現代科技之賜,經口村不再有疆域,她以真實的姿態進入了無限寬廣的虛擬世界;所以,咖啡不只是咖啡,它也是社區一段文學形式的歷史。 正當咖啡爐火逐漸旺盛時,你知道的,晴天霹靂的事發生了──身體健壯的玉行阿桑竟突然猝死。那是那年燦爛夏天的午後。 阿桑過世後,鐵皮屋財產不歸國閔所有,所以,工作室就得搬家,「暫厝」隔壁庄頭油車店的一個廢棄豬舍。咖啡,當然也跟著流浪了。從此,咖啡多了風霜,也多了野味,並經常枕在滿天星辰的懷抱裡。這算是一種意外的經歷與收穫吧。 只是,離開了我多年來留連徘徊的經口村,那我在社區絞盡腦汁規劃的文化夢想該停駐何處?還有,我專為經口村撰寫、即將完成的調查記錄,又要獻給誰呢?你知道的,咖啡根本不怕流浪,咖啡裡本來就有生命了悟的質素,顛簸、滄桑都是必然,在咖啡成為咖啡之前,是要經過多少的煎熬、翻騰、淬煉、昇華……所以,沒關係吧,咖啡只是多一些憂傷罷了,你也知道的,這定點寫作的點,不只是一個點,它是一個島,一顆地球,甚至是一顆熾熱滾燙的心,在哪裡都一樣吧。 那天,為了辦學生的活動,我回到工作室的舊居找一些相片,看到鐵皮屋又回復為原本的倉庫,這些年來我們用心收藏、製作的一些展品,四處散落,糾結在蛛網與煙塵之中,我的眼卻不斷地游移、游移、游移,你知道的,除了相片外,我也在找尋,那已然潰散在歲月裡的咖啡的芬芳…… ◎創作儀式 咖啡,是黑咖啡,不加糖與奶精。原汁的咖啡,與人的生命很像。佛陀說:「一切皆苦」。咖啡的苦,就是生命的苦,但苦後會回甘,生命也是,苦難過後,甚至苦難當時,如果我們能打開心窗,同時便會有香味溢出在血液裡流行。咖啡的黑,像人間的黑,當我們用愛互相凝視時,就會有光。我們就是要追尋這生命的微光。 咖啡,是用掛耳式濾泡,我們想盡量保留所有的溫度(寒流來襲);如同我們簡樸的會場,就是想盡量把募來的經費省下來給尤榮坤。但內行的人,或許會知道以百年古厝作背景的舞台,根本是超豪華的。 創作儀式:《咖啡.咖啡》→咖啡→二百元→捐助箱。咖啡,只有六十杯;但溫暖無限…… (陳胤2008/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